为什么读英皇钦定本(KJV)?

2017-07-03
天上之声编译组
9802

缩写:


英文标准译本EnglishStandard Version (ESV)

霍尔曼基督教标准译HolmanChristian Standard Bible(HCSB)

英皇钦定本 King JamesVersion(KJV)

新美国标准译本 New AmericanStandard Bible(NASB)

新国际译本 NewInternational Version(NIV)

新英皇钦定本 New KingJames Version(NKJV)

新活的译本 New LivingTranslation(NLT)

新校订版标准译本 New RevisedStandard Version(NRSV)

今日新国际译本 Today's NewInternational Version(TNIV)



在近400年的时间中,英皇钦定本一直都是新教英文圣经的标准。从1611年到20世纪中期出现了一些更新的译本,但这些译本在讲英语的新教教会中都没有被普遍接受。后来在20世纪中期,新的译本开始流行起来。校订版标准译本(The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旧约和新约都是在1952年出版的)是英皇钦定本(KJV)的第一个有力竞争者。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出现了新美国标准译本(NASB)、活的圣经(Living Bible)、新国际译本(NIV)、新英皇钦定本(NKJV),还有其他圣经的最终版本。许多20世纪中期的这些译本在21世纪都不再那么受欢迎了。根据销量,现在竞争最激烈的是2011年更新的新国际版圣经、英文标准版圣经、新当代译本圣经。在有那么多新译本可选择的情况下,很多基督徒都把英皇钦定本圣经看作是远古时代无关紧要的遗物。然而在这些新译本来来去去的过程中,英皇钦定本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并因其充分的理由继续拥有着坚实的读者基础。本页面描述了英皇钦定本圣经的一些出众特点。


教义


没有明显的错误

在詹姆斯·R·怀特的《英皇钦定本独一论的争议:你能信任当代译本吗?》和卡森博士的《英皇钦定本的争论:现实主义的诉求》这样的书籍中都指出了英皇钦定本中存在的人们声称的翻译及文本错误。这类书籍的既定目标都是批驳英皇钦定本“独一主义”(也就是基督徒只应该使用英皇钦定本圣经的思想),但是这些书籍的作者在英皇钦定本圣经的翻译评估以及文本选择方面都没有站在中立的立场。詹姆斯·R·怀特是新美国标准版圣经的顾问,而卡森博士则是新当代译本的翻译者。尽管人们在翻译以及文本选择方面会有不同见解(正如这些书籍的作者所提出来的那样),但在英皇钦定本中读到的每一句话都能被合理可选的理论证明是正确的。


完整,教义纯正的文本

英皇钦定本与新英皇钦定本中的新约圣经都是以公认文本为基础的,公认文本收录了各种各样的拜占庭家庭新约抄本。许多流行的译本(如新美国标准版圣经、新国际译本、英文标准版圣经、霍尔曼基督教圣经)都是以尼斯勒和奥伦德希腊文新约标准本为基础的(NA 27, UBS4),而阿兰德文本是以亚历山大家庭的抄本为基础的。以这些亚历山大的抄本为基础的译本对许多重要的词句以及经文都有所删减或质疑,如《马可福音》的最后一部分(可16:9-20)、淫妇的故事(约8:1-11)、主祷文的结束语(太6:13)、池边的天使(约5:4)、埃塞俄比亚太监认罪(徒8:37)、太12:47、太17:21、太18:11、太21:44、太23:14、可7:16、可9:44、可9:46、可11:26、可15:28、路17:36、路22:43、路22:44、路23:17、徒15:34、徒24:7、徒28:29、罗16:24、约一5:7。即便是亚历山大文本的拥护者也普遍承认公认文本中的教义更纯正。


准确性


直译

英皇钦定本基本是直译的。其他新译本(新国际译本、新当代译本)都是基于美国圣经协会的尤金·奈达所提出的“动态对等(Dynamic Equivalence)”理论而翻译的。在使用动态对等法翻译的时候,译者们更像是解经家而不是翻译员。因此,这些动态译本的读者最终读到的其实是学者们做出的诠释,而不是真正的圣经文本。新英皇钦定本、新美国标准版圣经、英文标准版圣经也都基本是直译的。


人称的区别

英皇钦定本(KJV)用“thou(你)”和“ye(你们)”以及动词的变化来对第二人称单数和第二人称复数加以区分。只有一个人时用“thou你(主格)、thee你(宾格)、thy你的”,有不止一个人时用“ye你们(主格)、you你们(宾格)、your你们的”。其他的现代语言,如西班牙语(“tú你”、“vosotros你们”)、法语(“tu你”、“vous你们”)、德语(“du你”、“ihr你们”)以及中文(“你”、“你们”)都依然有第二人称单复数的区别。如果没有这种语法区别,读者就无法确定经文中提到的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例如出4:15、出29:42、撒下7:23、太26:64、路22:31-32、约3:7、林前8:9-12、提后4:22、多3:15、门21-25.

                           

没有引号

引号(“”)用于标识口头发言。英皇钦定本(KJV)中并没有对任何词句使用引号。有人可能会问“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英皇钦定本(KJV)没有使用引号是因为在希伯来文以及希腊文的原版文本中也没有使用引号。翻译员们一定是猜想有许多经文是进行叙述的人或圣经中的人物所说的话。有时候引号的使用会误导读者,或至少会掠夺读者对文本做出另一种合理解释的机会。


风格


复杂的复合句

英皇钦定本(KJV)很少会将希腊文中出现的复合句进行拆分。比如,在希腊文和英皇钦定本(KJV)中罗马书1:1-7是一个长句子,希伯来书1:1-4也是一个长句子,但即便是最贴近原文的现代译本,新美国标准译本(NASB)和英文标准译本(ESV)也都将这两个长句分成了几个短句。复合句能表达各种思想之间的联系,并且能使作者的思考过程更加明显。


希伯来语的特点

英皇钦定本(KJV)保留了希伯来语的词法和句法(威廉·罗斯瑙的《钦定本圣经中的希伯来语》)。为了使《圣经》让读者读起来更亲切,许多当代的译者都淡化了《圣经》的希伯来语感。英皇钦定本(KJV)中的很多语言特点都是由于其对希伯来语忠实的模仿而产生的。即便在声称是按原文翻译的一些译本中,如新美国标准译本(NASB)和英文标准译本(ESV),一些希伯来语的表达都完全被去除了,如希伯来语的宾格前置词(“God saw the light, that it wasgood” Genesis 1:4“神看光是好的”创1:4)还有希伯来语的双介词(“Abram went up out of Egypt” Genesis 13:1“亚伯拉罕从埃及出来上去”创13:1)。《学习希腊文新约》(Learn New Testament Greek)的作者,极受欢迎的希腊语老师约翰·都布森(John Dobson)请他的学生们密切注意希伯来文在希腊文新约中的影响。由于他明显偏爱动态译法,因此他似乎不喜欢英皇钦定本(KJV)。但不管怎样,他也承认英皇钦定本(KJV)“比当代翻译更贴近希伯来文风格”。


符合希腊文的结构和风格

在新约翻译中,英皇钦定本(KJV)常常比大多数译本都更严密地遵从希腊语词序。例如,太17:19,“Then came the disciples to Jesus.门徒们到耶稣跟前。”在这个句法中动词放在了主语前面,这对现代的英文听众来说似乎很奇怪,但英皇钦定本(KJV)的词序遵从了希腊语词序(“τοτε προσελθοντες οι μαθηται τωιησου”)。模仿希腊语确切的风格和结构有时可以保留希腊语所强调的内容。英皇钦定本(KJV)中常见的另一个特征是历史性现在时态。英皇钦定本(KJV)常常用现在时来描述过去的动作,如“Then cometh Jesus from Galilee toJordan unto John那时,耶稣从加利利来到约旦河,见了约翰”(太3:13)。这是因为希腊文中用的也是现在时,而英皇钦定本(KJV)如实地进行了翻译。希腊作者用历史性现在时着重强调了重要的过去动作。历史性现在时态具有使过去的叙事更加生动的效果。遗憾的是,现代译本都倾向于把历史性现在时翻译成一般过去时。


诗意

《圣经》是一本非常诗意的书。其中最明显的诗歌书卷是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但即便是《旧约》的预言书和启示录也都充满了诗歌特征,如丰富的意象、平行句法、夸张法以及明喻。《摩西五经》一书的作者埃弗里特·福克斯指出《旧约》的首五卷书也同样充满诗意。他认为《旧约》的首五卷书中满是“口头的”诗歌特征,而这对西方读者来说往往是不易察觉的。其实,几个世纪以来犹太人都是用吟咏法来唱《摩西律法》的。在《新约》中,我们发现了诸如比喻、明喻、祝福、保罗的隐喻、彼得的启示言论、约翰将黑暗与光明叠加陈述等诗歌特征。像《英皇钦定本》(KJV)这样一本真正的诗体译本正符合《圣经》的诗歌特征。


背景


是由一位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国王授权翻译的

授权翻译《英皇钦定本》(KJV)的詹姆斯国王是一位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国王,他完全赞同圣经毫无错误、绝对正确以及完全充足的观念(即唯独圣经)。对于圣经毫无错误这一点,他说到,“你们在读圣经的时候,要带着圣洁的耳朵去读,要虔诚地欣赏你们所不能理解的令人费解的经文,因为这只能怪你们自己没有能力去理解。”(《王室礼物》(Basilicon Doron)卷1,13章)。对于圣经绝对正确这一点,他说到,“整本圣经包含了两个内容,那就是命令和禁令,也就是去做某些事,并避免做与这些事相悖的事。两者都要遵从。”(《王室礼物》卷1,7章)。对于圣经的全备性,他说,“圣经永远都是其自身最好的诠释者。但不要好奇地去寻求更深远的含义,也不要寻找圣经中没有的内容,因为这是在滋长假设,远离了神的奥秘与他对你的旨意;因为他认为我们所需要知道的,他都在圣经中揭示给我们了。”(《王室礼物》卷1,13-14章)。一位基督徒国王使英文《圣经》得以出版正是威廉·廷代尔最终的祷告,他在1536年被公开处决时哭喊到,“主啊,打开英国国王的眼睛。”(大卫·丹尼尔(David Daniell),《英文圣经:其历史与影响》;耶鲁大学出版社2003年156号,“新天”。(The Bible in English: Its Historyand Influence。NewHaven: Yale UP, 2003 at 156)。


没有现代主义的偏见

《英皇钦定本》(KJV)不受自由神学、进化论、政治正确性、普世主义的影响。如今,世界各地都出版了符合市场定位的译本来满足各种神学理论和社会议题。比如,《今日新国际译本》(Today’s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就是为了迎合那些渴求《圣经》里性别中立原则的人而出版的。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会出现令人困扰的错误翻译,比如诗1:3、启22:18(弗恩·S·波伊思蕾斯(Vern S. Poythress)和维恩·A·古登(Wayne A. Grudem),《今日新国际译本与性别中立的争论》(The TNIV and the Gender Neutral Controversy)。《英皇钦定本》(KJV)的翻译者当然也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而他们的文化肯定不是“中性的”。不论怎样,詹姆斯一世时期的基督教君主文化无疑要比我们现代的无神论民主主义更贴近,“这国的主是神”(诗33:12)的圣经理念。译者们在他们各样的信心和实践中都完全委身于圣经无误论和圣经的全备性,这是无可辩驳的。詹姆斯国王本人说,“现在,你们能获取这种知识的唯一方法,就是勤奋地阅读他的话,并为正确的理解而认真祷告”(《王室礼物》卷1,6章)。


《英皇钦定本》(KJV)不受与衍生作品相关法律的影响

为了得到版权,法律要求现代圣经出版商对修正著作(如新译本)进行大范围修改,“要获得版权,衍生作品必须与原作有很大差别,或必须含有大量的新材料才能被视为‘新作品’。对早期作品进行细微的改动或添加少量内容,该作品都将无法作为新版本而得到版权。”(《衍生作品著作权登记》(通告14))。法律要求各新版本都要与早期版本有“足够大的差别”。 因此,读者在读受到这条法律约束的现代译本时,必须想一想自己正在读的这些词语是确实准确无误的,还是为了使译本具备获得版权的资格而用来替代原文的不太准确的词语。《英皇钦定本》(KJV)并不受这条法律的约束。在读《英皇钦定本》(KJV)时,读者可以确信译者之所以选择这些词语,是因为他们坚信这些词语是最精准的。有十五条翻译《英皇钦定本》(KJV)的规则,其中一些规则明确允许译者保留那些已经无法再进行改良的现有翻译。 规则1敦促译者们遵循《主教圣经》(Bishop's Bible),但在原语言文本允许的情况下也可以不予遵循。规则14允许译者们遵从似乎更符合原文的其他好翻译。持有这样一种“如果它没错,就不要去修改”的态度 对于现代译本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现行的衍生作品的法律要求为了更改而修改。


翻译者都是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的专家

《英皇钦定本》(KJV)是以早期英文圣经中的学术成果为基础的,这可以追溯到丁道尔和威克利夫两位在信仰和书面文字方面都不分伯仲的学者身上,他们都很虔诚。《英皇钦定本》(KJV)的47名翻译者都精通希伯来语和/或希腊语,也精通诸如阿拉米语(或,亚拉姆语)、阿拉马方言、古叙利亚语、阿拉伯语等同源语言(《复兴的翻译者们》(TranslatorsRevived)由亚历山大·麦克卢尔(Alexander McClure)所著)。伊丽莎白和詹姆斯一世时期的学者在他们的青年时期都在文法学校受训,这些学校都强调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和英语的学习。很多精通希腊语的现代学者却并不精通拉丁语。拉丁语作为一种宗教语言在新教学校里已经不予以教授了。可是,许多可以将不同文本和翻译解释清楚的资源都出现在拉丁文注释和1000多年前的著作中。而《英皇钦定本》(KJV)的所有翻译者都精通拉丁语。


翻译者都是英语专家

许多学习《圣经》的人都常常忘记,单单凭借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并不能使一个人成为一个合适的翻译者。翻译涉及到源语言和目的语的专业知识。英皇钦定本(KJV)的译者们对英语的掌握似乎比许多现代翻译要更好。


来源:kjvtoday.com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